台上台下 练好人生每一场戏
发表时间: 2018-02-07来源: 中国文明网

  命运总是爱和我们开玩笑,从中国戏曲学校毕业以后,我并没有像期望中那样顺利地接父亲的班。随之而来的“大演现代戏”阶段,小生行当成了鸡肋,没有用武之地,我只好到中央戏剧学院进修导演专业。

  1964年,因为当时的时代背景,我不得放下钟爱的舞台。但我深知,不能因此疏于练功。我们劳动的地方是张家口沙岭子,近两年的时间,天天割稻子,虽然已经累得腿都搬不上土炕了,但下工后,为了不被人看见,我会走上几里路到山沟里去练功。每天走进山里,我会先躺在石板上休息一会儿,看着蓝天,和飞鸟交流,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够展翅飞翔。周围要没有人时也会喊喊嗓子。说实话,我那个时候看不到前途,但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一个人成长的真正严师是自己,从小就知道京剧是一门技术活儿,天天练都不一定成,更何况不练。所以农场的生活环境虽然艰苦,但并没有让我放弃自己的追求,我仍然眷恋着令自己心驰神往的舞台。

  1972年,可以算是我人生的转折之年。北京军区将当时我所在农场劳动的所有演职员招至麾下,组建战友京剧团,这次参军让我的人生再次启程。我的第一出戏叫《格斗》,是中央电视台第一次直播现代戏,我担任了这部戏的导演。再后来陆续恢复了《吕布与貂蝉》《罗成》等戏的演出,演遍了各大军区、工厂、矿山、农村、学校。

  真正重新回到梦想中的小生舞台是在1979年,受杜近芳老师之邀参演《谢瑶环》?!缎谎贰芬幌肥俏思湍钐锖合壬?,杜近芳先生担任主演,需要有一个人来扮演袁行健,杜老师提出让我来担当这一角色。仅有十几天排练时间,很多人都对15年没登台的我没有信心,但我自己深知多年来并未荒废练功。首演那天,台下座无虚席,过道挤满了人,就连后台侧幕也站满了同行,那时的盛况直到今天我都记得。后来袁世海先生也请我去国家京剧院演《群英会》,也有了想调我去那儿的意向。但我内心很清楚,合作归合作,我不能离开我的战友,在我最不得志时,是部队收留了我,我不仅不能离开,还应该带着团队认真演出,才算是感恩。

责任编辑: 李雪芹
相关稿件
新时代加油干
文明影音
文明创建
先进典型
志愿服务
网络公益
文脉中华
书读中国
菠菜老虎机手机版 小金县| 临夏市| 乐山市| 鞍山市| 夏津县| 德钦县| 寿宁县| 扎鲁特旗| 陵水| 赤壁市| 石首市| 东莞市| 景东| 德令哈市| 长子县| 浦北县| 陇西县| 奉化市| 永宁县| 静海县| 宣威市| 汉中市| 承德市| 灵武市| 遵化市| 五大连池市| 广安市| 滨州市| 宾川县| 兴海县| 武威市| 武山县| 东乌| 合山市| 思南县| 怀安县| 中山市| 黄冈市| 绵阳市| 临泉县| 神农架林区| 都兰县| 宁晋县| 嘉义市| 定兴县| 宁城县| 花莲县| 中方县| 台南市| 鹤壁市| 巴楚县| 松滋市| 齐河县| 安康市| 东宁县| 铁岭市| 石首市| 谷城县| 林芝县| 扎囊县| 滦南县| 合水县| 昌平区| 武川县| 鲜城| 涞源县| 江津市| 兴海县| 亚东县| 鸡泽县| 寿光市| 海盐县| 玛曲县| 乌审旗| 佳木斯市| 海兴县| 楚雄市| 孝昌县| 绿春县| 屯昌县| 涿州市| 南汇区| 新民市| 马山县| 静安区| 白沙| 凤凰县| 灯塔市| 拜城县| 阿克陶县| 海宁市| 依安县| 长沙市| 凤山市| 永济市| 巢湖市| 阿克苏市| 徐州市| 敦化市| 鲜城| 大同市| 英吉沙县| 邵东县| 寿阳县| 花莲市| 临澧县| 湖口县| 聂荣县| 科尔| 章丘市| 秦皇岛市| 开鲁县| 晋江市| 建宁县| 阿克陶县| 荥经县| 罗城| 蓬溪县| 孙吴县| 上思县| 凌源市| 河西区| 南乐县| 丹棱县| 成武县| 宜阳县| 固镇县| 昌宁县| 容城县| 锦屏县| 射阳县| 绥江县| 七台河市| 蒲城县| 吉木萨尔县| 乾安县| 洛南县|